赵玉庆纪念馆

馆长:芝麻蒜皮 创建于:2011-03-05 总访问人数: 8000 总祭拜人数: 36

雷蕾对姥姥的回忆

| |
发布者: 赵保发    发布时间: 2011-10-06      >>进入论坛讨论本贴<<
分享至: | 更多

                          雷蕾对姥姥的回忆

  我想记录。记录一直在心里回旋,却难用语言表达的记忆。给自己看。
    最不想忘记的第一个人,是姥姥。姥姥说过的最难忘,也最难懂的话,是“吃亏人常在”。 这是她留下的最大的谜题,我、妈妈、姨妈,都不太清楚的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对这句话的理解也不停的增多,每个人从中都获益匪浅。
    我出生的时候,姥姥已经年过七旬。但是,她性格十分活泼,且心胸开阔,是我见过、听说过的,最好相处的老人。我的记忆的起点,就是和姥姥一起渡过的日子。
    姥姥做过许多让人哭笑不得的事。她健忘,尤其容易忘记钥匙这个东西。无数次出门忘带钥匙,无数次把钥匙丢在外面自己回家,妈妈和姨妈想尽办法,甚至找绳子把钥匙栓在她的手腕上,也无法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可是,包括姥爷在内,从来都没有人因此责备过她。而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每次想到这件事,我都觉得她可爱无比。
    姥姥做饭特别的咸,每次周末回姥姥家吃饭的时候,她都会说哎呀这次盐放多了,仿佛只是一次失手。爸爸每次都逗她:“妈,你今天是不是打死了个卖盐的呀?”然后全家大笑,吃的津津有味。
    姥姥年纪大了,嘴巴经常发苦。床头常年放着一种橘瓣形状的硬糖,觉得嘴巴苦了,就拿起来含一会儿,然后再用糖纸原封不动的包好,继续放着,常常一块糖可以吃好多天。而这种糖,到现在还是我的最爱,偶尔无意中发现,就会买一大包。觉得什么牌子的糖果都比不上这个。
    姥姥自己不爱花钱买东西,但是,客厅的柜子上,放着一个盒子,里面无论何时都装满山楂丸和一种消食片,每次吃完饭,我都踮着脚尖,吃完一个又一个,姥姥从来不制止,让我吃个够。消食片现在已经找不到了,而山楂丸,感情则颇深,回家的时候,总要妈妈买几大包给我带上。
    小时候,爸妈对我并不溺爱,所以,想吃什么,玩什么,要什么,我都只敢去找姥姥。只有对着她,我才敢肆无忌惮的想说什么说什么。我从小喜欢吃瓜子,小到什么时候学会磕瓜子都不记得了,听妈妈说,好像很小很小。姥姥经常会买一大麻袋的生瓜子,炒了给我吃。清楚记得有一个午后,我睡午觉,姥姥就坐在床边的藤椅上磕瓜子。我一觉醒来,发现床头有一大堆的瓜子仁,姥姥磕给我吃的。当时,我很感动,可是人小,不知道怎么表达,就一个劲的往嘴里塞,一直说好吃,现在想想好后悔,后悔没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让她知道,我很爱她,我也知道她很爱我。
    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和爸妈一家三口单独住在爸爸单位里,那是一间平房,有一个四方的院子。一个暑假,我生病了,爸妈要上班,姥姥就住在我家照顾我。当时,好像是慢性阑尾炎,发高烧,呕吐,吃不下太多东西,吐完又觉得饿,外婆就给我下方便面。北京方便面,几十年没变,面饼很小一块。姥姥每次下四分之一,很小一碗,两三口的样子。就这样吃完吐,吐完饿,姥姥就踮着一双小脚,不停的穿梭在客厅和院子里的厨房。那半天,姥姥至少来回跑了四五趟,我趴在床边的窗户沿上看着她,觉得好有安全感,又好不忍心。
    听妈妈说,姥姥家里好像是富农,她是唯一的女儿,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所以,颇受宠,六岁就跟着太爷上酒桌,从小就爱喝酒。后来嫁了姥爷,是贫农,家里虽穷,两个人却经常到街上去打几分钱一斤的散酒,其乐融融。一直到生命的最后几年,二老每次吃饭,都要喝个二两白酒。也因此,我打从不记事起,就没少喝酒,而三表哥则完全被熏陶,一直到现在,吃饭的时候都要灌个两听啤酒,去年11月,我去威海看他们和刚出世的小外甥,哥哥每每吃饭的时候,都拿两听啤酒出来,给我一杯,剩下的自己喝掉。于是,那几天,我无法停止的思念姥姥。
    姥姥在我初三快毕业的时候,突发疾病,没几天便很快去世了。记得那一天,早上六点起床去学校早自习,发现爸妈都不在家,正奇怪,妈妈打电话来,说饭在电饭煲里,让我吃完上学,说完就挂了。中午放学推自行车出校门,准备先去医院看姥姥,可是刚出门,就看到哥哥在门口等我,说带我去吃饭。当时,心里咯噔一下,有很不好的预感。然后拼命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到了西园宾馆的大堂,我一眼看见,全家人包括姥爷在内,围在一桌,然后,是妈妈手臂上的黑纱。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坐下来的,只觉得还没来得及哭,眼泪就已经狂飙出来,怎么也忍不住。姥爷很平静,夹了块鸡肉给我,说:“你替你姥姥,把它吃了。”我吃了,却忘记是怎么吃下去的。只记得,周围都是爸爸的同事和下属,大概刚帮忙办完丧事,在旁边喝酒划拳,笑的很大声。只有我们这一桌,一直都安静。我一直低头流泪,心里却有生以来第一次怨恨,怨恨发出笑声的人。
    之后的半个多月,我坚持要戴孝,晚上抱着黑纱哭到睡着。14岁,我一下子明白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恨我自己,为什么没有多陪她,为什么在她想跟我聊天的时候,心不在焉,只顾着看小说。一直到现在,我始终无法原谅自己这一点。从那之后,有很多次,爸妈跟我说话,我很不耐烦,却突然想起她,于是一下子心平气和,高高兴兴的陪他们散步聊天;也有很多次,我看着妈妈的脸,心里却突然恐惧,恐惧她早晚有一天会先我而去。
    我要记得,记得姥姥家的院子,记得她教我背杂志上的文章:“从前,有个老人,名叫毕鸣人……”记得门口的小卖部,记得小卖部里好吃的巧克力和热情的米姥姥,记得姥姥姥爷住在姨妈家的时候,每次一进门,就看到她坐在院子里台阶上放着的藤椅上,然后用浓浓的开封腔叫我:“是雷蕾啊~”那种无法替代的归属感……
    希望,将来我成为姥姥的时候,能像她。也能给子孙最多的爱,最大的宽容,难忘的回忆,和很多的快乐。


回复列表:

我来说两句:

图片: 格式:jpg|gif|bmp|png,大小:小于2.5M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