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时勤纪念馆

馆长:云谈风听 创建于:2010-03-27 总访问人数: 20810 总祭拜人数: 25

清明时节,追念甘哥

| |
发布者: 成高    发布时间: 2010-04-05      >>进入论坛讨论本贴<<
分享至: | 更多

    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亲人、朋友、同事和同窗会因为永远失去这样一位好人而深深地哀伤和难过,或长久地回忆那些你与他们坦诚、友善、宽让相处的历历往事。

    但我自己,真切而实在地感受到了失去这段最值得珍惜的情谊之后的切肤之痛。因为你的离去,我将铭记住这个忧伤的春天,以及3月26日这个特殊的日子。

    所有的言语都是枉然,所有的故事都在心底。陈迹填膺,思之凄梗怅然!长歌当哭,惟祈来生再聚!

    时值清明,聊作墓志铭如下,以追思吾兄,愿逝者安然、一路走好;愿生者哀而不伤、健康快乐!

  “时运济志,勤作躬行,甘为春泥护花去。恭而秉善,宽宥克己,相忘江湖谁与归!”


回复列表:
成高
成高 于2010-04-09  回复

工作和事业:一直以来,我都并不十分赞同和附和他对待工作和事业的态度,甚至我认为,正是基于他对工作和事业的过度用心、操持和身体透支使得病魔在他并不强健的体魄内得以迅速滋生、蔓延和扩散,以至酿成积劳成疾、英年早逝的悲剧!惜乎天意,让人扼腕。

举目当下中国职场,最好做的就是做官,而最难做的,亦是做官,其间细由,想必身临其中更能体味。而以甘哥为人行事之风,又自当毅然决然地选择后者。因此,他的本性使然加之他所选择的这条路,从一开始就注定会是充满艰辛和艰难的,也必然是一场危险的博弈。

在我看来,其肩负的家族期待是其选择步入仕途的最初动力,但真正能够支撑他,并让他甘愿为工作和事业呕心沥血和殚精力竭的,则是他与生俱来的激情、多思和步入仕途后触发的政治抱负。在他理想的人生境界中,激情是需要燃烧的,思想是需要展现的,抱负是应当一步步得以实现的。在其从川师校团委到水电厅,之后走进机关大院--考研、读博--理论处--沙湾挂职---文明办--最后归宿新闻网,尤其是沙湾挂职和主持新闻网期间,其强烈的责任心和苛求完美的理想主义情结与他固有的激情澎湃和思绪万千的本性发酵在一起,勤作躬行、费尽心思,期间虽不乏荣誉和光环,但更多的时候却处于夙夜忧叹而不能寐,苦心孤诣而不可拔的生命特征和精神状态之下。那些亟待斡旋铺排的大小场面,那些千头万绪的零零琐事,那些需要关照和念虑的僚属,那些忽远忽近的宏图大业,每一桩他都不愿撂下,而每一桩又都足以让他疲于奔走、难以释怀!因此,在我看来,甘哥的事业之路,就是一幅典型的蜡炬成灰、精卫填海的悲剧之画卷,让人扼腕之余,也多了几分心疼的责备。

时至今日,我仍然坚持认为,他有生之年过得太累,对工作和事业过分苛求和刻意,而骨子里的不甘平凡的清高和挥之不去的使命感更会加重这样的劳累程度。“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秋叶般静美!”至少,在他自己的内心世界里,他的一生是有意义的一生、问心无愧的一生。尽管做到的代价让生者刻骨铭心、唏嘘不已!从另一个角度看,依我对他的了解,他就是这样的人,即便上天再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仍然会同样走过这条路!因此,让人叹息之余,亦当让人为他感到欣慰和无悔!

人格和朋友:在喧嚣和浮躁的日子里,甘哥的宽让、包容和恳切的人格魅力,无疑是一道别致而靓丽的风景,我相信,那些与他相知契的朋友们,恐怕有不少人在有生之年再也不可能遇到像甘哥这样善良、正直的至交了,至少,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从年逾花甲的耄耋老者到不谙世事的孩童,从昔日同窗好友到他足迹走过的每个单位的同事和上下级,许多人都成为甘哥可以倾心相交、无话不说的朋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既是他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也是他留给他所有朋友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记得早几年我曾与他的导师杜肯堂教授说起他,杜老师一语中的:“性情中人!”这便是一位曾经沧海、饱读经书的师长对甘哥最恳切、最爱惜的评价。他的朋友圈子很宽,有不同阶段的同学、同事、上级、下属,有官员、教师、医生、商人、学者、甚至有遁入空门的出家人,正是外表单薄而内心却能保罗万象、海纳百川的胸襟气度和人格魅力吸引着许多人并愿意成为他的朋友。他是一个能给人以安全感、亲和力且处处与人为善、替人着想的最贴实的朋友。这既与势来利往、厚此薄彼的社交场合形成鲜明对比,同时也是留给他所有的朋友一笔最珍贵、最经得起时间和岁月冲刷的精神财富---做个好人!当我们都渐渐老去时,再回想想甘哥当年的为人和品格,或许更容易让人产生高山仰止的心仪神往的感觉。

家庭和亲人:这本应该是他的亲人才有资格来说话的,但我仍然以一位旁观者的身份唠叨几句。甘哥生长在一个大家族里,他的父亲也是英年早逝,作为长子,甘哥在家族和家庭中的地位是不言而喻的,但犹是如此,他对家中的老人更加孝顺,对同辈的兄弟姐妹更加关切,对幼弱晚辈更加呵护,无论庞大的家族关系有多么盘根错节,无论维系这样的和睦关系有多么不易,但与生俱来的包容本性使得甘哥还是做得十分出色的。任何一个对他的家庭有所了解的人都能体会到,尤其是甘哥病重到离去的这段时间里,尤其是血脉相连的母亲、相濡以沫的妻子、情同手足的兄弟,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对这个长兄如父的家庭成员最深刻、最诚挚的爱!唯一缺憾的是,由于工作和应酬,他留给女儿的时间,我认为还是不够的。尤其是他刚住进医院的那些日子,潜意识知道些什么的女儿常在家独自摆弄着她爸爸的照片和曾喜好的棋子的画面常常映入脑际,令人酸楚之余,竟无言语。

总括:人生没有假设、生命没有如果,其实对每个人,终有一天一切都会结束。不再有旭日东升,不再有灿烂白昼,不再有一分一秒的光阴。所有的一切,不论是弥足珍贵的还是已经忘记的,都将留给别人。财富、名望和世俗的权利都将变成细枝末节的事情,希望、雄心、计划和未竟之事都将一如春水。那么什么变得重要了呢?你有生之日的价值怎么来衡量呢?重要的不是你所买到的,而是你所创造的;不是你所得到的,而是你所付出的。不是你的能力,而是你的性格、你的每一次正直、怜悯、勇敢和牺牲之行为能够使人充实,让人强大或是能够激励他人,让他们以你为榜样。

让我们的一生不是因为偶然而变得重要,不是因为环境而变得重要,而是我们自己的选择,选择让自己的生命有意义!

甘哥,以他四十一年的生命历程,对此做了最好的诠释。

 

(续)总觉得甘哥的为人,写得十分苍白,因为我是与他持续深交二十多年的为数不多的老朋友之一,也是他优秀品格的见证者。我还想继续为他写点什么---他的宽容、善良和真诚,从不盛气凌人或居高临下,对不同的意见和观点总是微笑着受纳,即便对有过误会和小隙的人,通常也会包容地视之为朋友。他一直尊重别人,也希望别人尊重他,他认为这是人格问题。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视人格和信义比生命还要重要。在今天这个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浮华世界里里,很多人貌似最强大的地方,恰恰是他最软弱之处。他与人相交时通常都会表现出退让、吃亏甚至木讷,从不斤斤计较和介意从朋友那里得到什么?付出了什么?即便对下属也是如此,这应该让很多人汗颜,包括我自己。

甘时勤,这个可以让我在仰望夜空时跃然脑海并让我的眼泪夺眶而出的名字,这个名字后面有着一段段值得我用一生的时间去铭记和回忆的过往岁月。古人云:君子敬而无失,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生前甘哥的朋友很多,在他去往天国的路上,想必他也不会孤独。

祭拜网网友 于2010-04-08  

该回复已被删除!.

祭拜网网友 于2010-04-08  

该回复已被删除!.

我来说两句:

图片: 格式:jpg|gif|bmp|png,大小:小于2.5M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