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白青大人纪念馆

馆长:顺吉 创建于:2010-04-04 总访问人数: 10312 总祭拜人数: 75

父亲节有感

| |
发布者: 顺吉    发布时间: 2010-06-20      >>进入论坛讨论本贴<<
分享至: | 更多
  看到一篇文章的题目《第101个父亲节,打一个表达爱的问候电话》,便酸酸地……我知道,在我手机的存储栏里,原本是“爸爸”的那个号码,已在数月前悄悄地改去了“爸爸”的字样。我再打一千个,一万个电话,那头也不再会有爸爸的一丝气息! 我知道,像我这样的中年人,失去父亲的不在少数,应该知足,而且像父亲那样能平静地在第九十一个生日到来前夕悄然离世已可以算是高寿……但,我无法忘却父亲在世时的音容笑貌,无法忘却老人殷殷的期盼,爽朗的笑容,亲切的教导…… 再也触不到爸爸温软的大手,再也不能为爸爸揉肩捶背,再也不能为爸爸推车代步,再也不能在爸爸跟前娇媚状展示自己的“台步”,再也不能跟爸爸合作用“不到三句话”忽悠二姐“算计”她的新皮包,再也不能在爸爸跟前做天真态索要圣诞礼物……更不用说,这个父亲节! 我知道,为爸爸斟上再多的美酒,为爸爸说上再多的乐事,有再多的亲朋好友来到这所爸爸常住的城市……我们永远也再看不到那熟悉的展颜一笑了!  依稀记得很多年前读到过一篇关于不同年龄层次的人看父亲的文章。大意是说,10岁时看到的父亲权威,严厉,是巨人,永远高高在上;20岁时看到的父亲守旧,古板,觉得他什么都没自己强;30岁时看到的父亲慈祥了好多,觉得父亲原来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40岁时看老了许多的父亲,觉得父亲曾经的话就是真理;50岁时感叹:“真可惜,爸爸去世了,说实在话,他的看法相当高明。”; 60岁时忏悔:"可怜的爸爸,您简直是位无所不知的学者,遗憾的是我了解您太晚了。” 在这里,品读父亲,就这样被人为地划分成了六段,对照来读,至少我走到了第四段,提前感受到了第五、六个阶段。  爸爸坚强的背影,有力的大手,永远定格在我记忆的胶片上。即使是三年前中风后,爸爸在康复一段后仍能凭借自己过人的臂力,坚持要靠着栏杆一步一移地将自己拉上楼梯。 爸爸非凡的勇气,过人的胆识,永远铭刻在我大脑的沟回里。听说过一些爸爸当年怎么悄然打入国民党内部与国民党斗智斗勇、“提着脑袋闹革命”的故事;也听说过一些爸爸解放后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因为坚持讲实话真话而这时被打为左派、那时又被定为右派、“文革”中又被定为当地最大的三大走资派之一遭恶毒批斗而宁死不屈的往事……这一切,让我折服。我折服于老人家的纯粹、坦诚,折服于老人一生的大度、耿直,折服于老人铁骨铮铮的铿锵个性! 爸爸一生有很多的文体爱好和特长,他对生活对艺术的感悟,知足常乐、随遇而安,将晚年生活过得丰富多彩极赋艺术色彩的细枝末节,让我感觉爸爸的天真可爱,感觉到他对大自然特别的热爱、对生活的人!甚至在人们的传说中爸爸是一个武功过人的传奇人士。记得七十年代末在技校,那位当年违反原则受到警告处分的三四十岁的保管员在背后放话 “要给老头子点颜色看看”,爸爸从容地淡淡回言,“来吧!你怎么来我怎么陪!”让他听到后闻风丧胆,从此不再敢正视爸爸,避得远远的。 爸爸给我的记忆太多太多,留给我的仿佛是一个神话。 曾经,我给爸爸开玩笑,编了一个故事:有一天,一个提着酒壶的老头子(就是我爸)经过阎王爷跟前,敲了敲门,那边,阎王爷大声喝问:“何许人也?”爸爸朗声答:“喝酒的。”那阎王爷道:“喝酒的?走开点,不收!”于是,爸爸您只好提着酒壶走开了…… 记得那次,我的这个“故事”引得爸爸哈哈大笑。是的,无数次,在我还没来到人世之前的若干年,爸爸就出生入死,在各种场合,爸爸都与阎王爷擦肩而过。近年来,特别是去年,爸爸似乎是听到了某种来自天国的呼唤,跟我提起:“人怎么可能长生不死,长命百岁呢?不会的……” 我不愿意爸爸与我谈论生死的话题,总是将话题移开,觉得爸爸不会至少不会在近些年离开我们的。在爸爸最后一次住医院时,哥哥也在给我传达爸爸的某种信息,我有些惊愕,不愿正面现实,仍将话题转开。妈妈不无忧虑地跟我提到时,我却真是信心满怀地劝妈妈“不会的,一定会得到很好的康复!”……甚至在我去年生日之际,那个开福寺前的算命先生给我说及“年底要戴大孝”时,我也没有当一回事,只是在爸爸走后很久我才想起那位算命先生的话来……我是多么的无知啊! 据说,101年前,华盛顿一位叫布鲁斯·多德的夫人在过母亲节时有感而发,给州政府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呼吁建立父亲节。州政府采纳了她的建议,当年将父亲节定为6月19日,即1909年6月第3个星期日。翌年,多德夫人所在的斯坡堪市正式庆祝这一节日,市长宣布了父亲节的文告,定这天为全州纪念日。以后,其他州也庆贺父亲节。为使父亲节规范化,各方面强烈呼吁议会承认这个节日。1972年,尼克松总统正式签署了建立父亲节的议会决议。这个节日终于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了下来,并一直沿用至今。 据了解,在父亲节这天,人们选择特定的鲜花来表示对父亲的敬意。人们采纳了多德夫人的建议,佩戴红玫瑰向健在的父亲们表示爱戴,佩戴白玫瑰对故去的父亲表示悼念。于是,红色或白色玫瑰是公认的父亲节的节花。 今天,父亲已安然沉睡在故乡的热土上,将安息永远。我不能前往那片故土,只能在借助网络,献上洁白的玫瑰,相信热爱生活的爸爸,能嗅到它的芬芳,能感受到我们的切切的思念……  
        特别感谢感谢祭拜网(jibai.com),为我们构建了这样一个文明环保的平台,让我们有机会在这儿追思远去的亲人!深深感谢相关部门及相关工作人员为我们付出的人性关怀!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回复列表:

我来说两句:

图片: 格式:jpg|gif|bmp|png,大小:小于2.5M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