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107号参赛作品<<挽歌与颂歌同时奏响>>

107号参赛作品<<挽歌与颂歌同时奏响>>

| |
作者: 征文组委会 发布时间: 2009-05-12 浏览次数: 5195     

断裂带:挽歌与颂歌同时奏响

作者: 李继勇 江西省新余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1

我曾赞美过你
那鬼斧神工的美丽
大河奔流  奇峰林立  峡谷纵横 
我曾为你  悱恻辗转  迷而忘返 
难道热爱,真的蒙住了一个人的眼
让人忽略美丽之下
暗藏的危险
 
断裂带
用山崩地坼的烟尘
挂起了一道道的挽幛
带来暗夜猝不及防的痛
眼睁睁地看着
一匹精美绝伦的蜀锦被撕开
那裂痕  迸进每个人的心灵
令目光刹那间千疮百孔

高峡平湖的壮丽
怎么就成了高悬头顶的剑影
堰塞湖  怎么就像
我们留在高山之巅的泪珠
不敢相信  这就是千百次歌之咏之
带来粮食、房屋、光和水的大地
断裂带  你是搁在祖国记忆深处的
那把锯齿
任由悲痛撕裂理智
如今我要千百次地诅咒
你为何要这样对待
视你为母亲的
淳朴善良 勤劳智慧的人们
 
2

废墟下的黑暗
并不能遮住太阳照常升起
山体滑落  露出嶙峋的岩石
也露出这个时代的脊梁
滚石。塌方。泥石流
能阻断交通  却拦不住
冒死前行的救援队伍
诡谲莫测的云层
杀机四伏的峭壁
挡不住那些
莲花般绽放的伞花
我看到
无数的迷彩色、绿丝带和红十字……
正为失血的大地清创包扎
撕心裂肺的断裂带啊
每一个断面都挂着嗜血的冷笑
每一个断面都在闪烁
生命的毅然和决绝
也让世界领略了  中国
奔跑的速度和挺住的韧度
 
运动的地壳
导演着人类的悲剧
也导演了英雄的史诗
我听到  挽歌与颂歌
同时奏响在断裂带上空
掘出的一个个生命奇迹
将渺小脆弱的生命
演绎得坚强且尊贵
用身体护住孩子的人们
将卑微无常的爱
演绎得伟大且永恒
没有观众  此时此刻
全世界都身陷断裂带
每个人都是主角
卑鄙与高尚  懦弱与勇敢
绝望与希望  慈悲与吝啬
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受的
无形震波的拷问

邪恶的力
能扭曲山峦江河
却无法扭曲人类的爱
断裂  能撕开大地
却撕不开手与手的相牵
让我们的手
固执地伸进断裂的深处
穿过重重瓦砾,钢筋和泥沙
穿过死神的嘴
直抵岩浆
触及大地深处
那矢志不渝的热度
和血脉相连的谱系

3
 
无可奈何的失去
让我们骤然珍惜拥有
空间阻隔令我们愈发觉得
人与人原本如此无间!
缅怀残损或逝去的美丽
是因为我们坚信
这片大地  必将更加美丽
 
听过断裂带的呻吟
更能感觉到心与心相联
更能体会手牵手的牢不可摧
地质变迁  摧毁了太多太多
对整个民族的心理构造
却是一次坚固

灾难来临
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懂得
有一种断裂叫凝聚
有一种悲恸叫力量
有一种绝望叫希望
有一种倒下叫崛起

不再沉缅悲痛感伤
正如无法抱怨母亲
带来的巨痛 
因为阵痛  也是催生
民族精神与性格的
一次临盆
 
断裂带  亿年如斯
有如一册心灵读本
翻过苍茫岁月
当一切归于平静
我必将为你寻回
沦陷地裂中的那支野百合

当我们重逢在劫后的春天
这依然是那片
让我们眼中饱含泪水
爱得深沉的土地!

这是每一个人都必须穿越的废墟   

 1

怒放的五月
却是个残酷的季节
震后的废墟  把所有人
都抛进死亡和恐惧的窒息中
专注  已让我们失明
不见月光  废墟上却满是阴影
 
每一层楼面
都堆积着我们的悲伤
每一处断壁
都寄托着我们的哀思
每一堵残垣
都在讲述失去依靠的凄惶
 
你的挤压,让每一个人受伤
你的痛,是全中国的痛
你的坍塌,压住了整个民族的传感神经
漫天飞尘  家园破碎
这是每一个人都必须穿越的废墟
 
没有旁观者  我们一起经历
一起在废墟的黑暗中
用黑色的眼睛
摸索过生的黎明
一起相偎在的渐冷的夜风里
用黄色的皮肤
呼唤过阳光的亲吻
 
冒着余震  我们不停翻拣
拣回让生活继续的食物、衣服和
与逝去亲人有关的一切
只是  我们怎么就  怎么就
再也找不回昔日的幸福
和曾经温馨的家啊

2

无论身处何方  面对这场大灾 
我们每个人都是幸存者
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心灵的重建
走出这片废墟的阴影  或许
远比新的建筑拔地而起更艰难
但我们别无选择。因为历史
尽管残酷  却总是一次次地
在废墟上站起并坎坷前行
 
是那些刚从废墟中救出的人们
擦干泪。拍去灰。犁开了稻田的人们
给了我最简洁的答案  从那一排排
在余震中战栗的嫩绿秧苗上
我读到了
从废墟上站起的勇气与能力
就让帐蓬中的琅琅书声
和新生婴儿的啼哭
就让废墟上飘扬的五星红旗
和袅袅炊烟  为我们
挥去这片废墟投下的梦魇
 
勿庸置疑  更漂亮更坚固的房子
将重新站在废墟上
且将这片废墟
封存在清明的记忆中
不是忘却 而是告慰
很无奈  我们没办法让死复活
但我们能好好地活
活得更加精彩  不只是为自己
更为逝者  逝去亲人的生命
将在我们的生活中延续
 
就让我们相扶相携
哪怕再艰难再痛苦
我们也会昂起头,从废墟上站起
穿过这片废墟  就到了
必将更加幸福美好的家!
汶川在上  

被峻峭群峰的胸怀哺育
被汹涌岷江的节拍催眠
大熊猫的故乡  白云深处的桃源 
有着让岁月停摆的安宁与祥和
诞生了治水大禹、羌寨碉楼和醇劲酒歌的汶川啊
是挑花刺绣中最精美的那一幅

山川秀美的汶川哟  谁能料想
你的昔日惊世之美  竟会成为我们胸口
那根每临近“5.12”便要隐隐作疼的刺!

二〇〇八年五月十二日十四时二十八分零四秒
这个让世上所有钟表都为之断弦的时刻
北纬31度,东经103.4度
这个标注着人类创口民族哀思的经纬
以一种震颤  让全世界感觉到了共同的心跳
让我们永远记住了一个地名――汶川

“爸爸,汶川在哪里?”
一本地图册  无法回答女儿的泪花
牵动了世界的神经  汶川
不再只是地图上那个小点

汶川  是所有玻璃都为之破碎的生民之痛
汶川  是铭刻着阴阳相隔和不离不弃的泪倾之地
汶川  是国旗降半汽笛呜咽江河失声的家国之觞
苍天在上  汶川在上
裹着绷带的汶川  在心型烛圈守护的祈福里
在一声声“挺住”的呐喊里
在献血长龙汩汩的脉管中
在冒死挺进的子弟兵的生命之上
在对生命永不言弃的搜索与坚持中
苍天在上  汶川在上
凤凰浴火的汶川  在一只从瓦砾中拣回的花瓶中
在那再沉重也得吊起的起重臂上
在我们战胜恐惧绝望后的崛起中
在我们擦干眼泪对天空的仰望之上

亲亲女儿  其实不想  让你过早接触到苦难与死亡
但爸爸必须告诉你 汶川在哪里!
因为汶川,从此是十三亿人的共同血型和籍贯
因为汶川,从此是人类精神版土上的一个重镇
十三亿人口中的小小女儿  不要害怕  你会慢慢长大
与汶川一同经历  化蛹为蝶的蜕变
请一如往昔  相信童话  相信奇迹
等到有一天  当你走进汶川
会经历一场灵魂的初恋  你会懂得
那浑浊了你清澈眼神的尘土  其实
也含有你成长所需的钙质

请相信……                           

请相信  那些离我们而去的生命
其实不曾消失  他们只是凝固
凝固成惊天地的雕塑

献出生命保护学生的人民教师
在临终瞬间  完成了
只有两个字的“最后一课”
――他们用生命讲解了
“人”和“大”这两个字
究竟该怎样书写:


要把“人”字写正直
不是件容易的事  更何况
在什么都颤抖的地震的刹那
所以,请原谅老师不能再陪你们成长
老师只能用身体作粉笔
这一撇,是老师用身体抵住变形的门框
这一捺,是老师用身体撑住倾圯的墙壁

“人”张开双臂就是一个“大”字
可老师的肩膀也不是铁打的
所以,请原谅老师不能  像雄鹰一样
领你们到更广阔的天宇继续遨翔
老师只能像护雏的母鸡
用双臂将你们翼护  或是
张开双臂趴在课桌上
为桌底下的你们
加固一道血肉的横梁
 
请相信  那些僵硬的身躯
永远不会冰冷   他们只是化石
化石成泣鬼神的姿势
掀开沉重的石板
必须用仰视的角度
去看那些匍匐的母亲
一位保持跪拜姿势的母亲
用身体拱卫着一名熟睡的婴儿
和一条没能发出的短信:
“亲爱的宝贝,
如果你能活着,
一定要记住我爱你。”
这条母亲节后第二天匆匆写就
却未能发出的短信
让全世界都读到了
让全世界再次弥漫康乃馨的芬芳
 
母爱无声 
母爱只能是一种姿势
那一刻  不知道有多少母亲
选择了蜷曲
用四肢与脊背  为怀中的婴儿
拱筑起一道生命的掩体
地震中的母亲   来不及思考
更没想过能走进群雕
被埋的她们  被瞬间定格的姿势
是一句  地动山摇也震不散的
爱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