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她是1920年出生的-三八节纪念含泪文章

她是1920年出生的-三八节纪念含泪文章

| |
作者: 守望者 发布时间: 2010-03-08 浏览次数: 7206     

我要说的那个女人,是我的奶奶。

她出生于80年前,中国偏僻乡下的一个贫穷农户家庭,她大字不识一箩筐,即使是自己的名字,也是后来她的丈夫,我爷爷教她写的。她农村女人该会的活全部都不落下,为人泼辣,精明,却嫁给了一个从未见过面的男人。

据说在那个时代,女人最普通的婚姻和爱情都是维系在一个未知的男人身上,全靠父母之命,媒酌之言就这样决定。她们在婚前并没有认认真真的考虑过自己的感受,因为那个时代的每一个女人都是如此这般的迎接自己人生的下一个阶段的。

于是,我年轻的奶奶坐上了简陋的花轿,走进了我爷爷的生命之中。

奶奶并不美丽,她因为农家女的身份,一双脚也是未经包裹的天足,她的脸有点长,有点方,没有女人的柔美,有的是一种干练素净的清淡。

我总想,如果不是经受过生活的折磨,她也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她也不会处处咄咄逼人。让我的思路回到过去那老照片似的昏黄破碎的年代吧:解放前夕。

我爷爷的父亲是书香门第的后人,只可惜读书人并不善于经营自己的生活和家族的兴旺,于是祖辈的财产渐渐的败落。流到爷爷这一代的时候,爷爷也只是幼时勉强的读了几年私塾,接着就不得不在社会上做长短工,经历种种屈辱的人事。

贫寒的家境对爷爷一家最大的帮助,即使是在文革的时期也没有多少,我爸爸仍然顶着一些无聊的帽子下放乡里,拼命干活指望可以回到城里,可想而知,生活在爷爷的家庭里,贫穷中挣扎的我奶奶并没有收到如何顺心的时候。

我奶奶在走进爷爷的生命之后,逐渐蜕尽了少女的羞涩,乡间女子的麻利和勤俭让她在贫穷中最大限度的维持着家庭的运作。奶奶什么文化知识都没有,可是她一样会算账过日子,她爱干净也要体面,即使是穷,也还是要让子女有衣服穿,让几个大的孩子可以上学。

那个时代的女人从来没有想过爱情,也没有想过去争取爱情,只是一种对命的麻木:既然是上天让我如此,我就在这样的地步下活下去吧。这样的女人对生活是提不上热爱的,热爱只能对于有钱人的子女来说吧,只有家世显赫如赵四小姐,徐志摩,张爱玲此般的人中龙凤,才有资格腾飞于生活烦琐的尘嚣之上展示他们的情感,带着西方思想教育下的火花屡屡创造出世人称奇的爱情故事。

而大多数的女人,不过是犹如我奶奶这般平凡的辛劳的在生存温饱上挣扎过活,活着的目的只是为了子女和丈夫。

在那个没有避孕常识的年代,怀孕了只能生下来,第一胎是喜悦,第二胎是欣慰,第三胎是快乐,到了第四,第五,那已经是对生活的加重负荷了。

我可怜的奶奶,为了不想再要让她烦心的新生命,在寒冷的冬天往身上浇冷水,在挺着四五个月的身孕时剧烈活动,她抗争的只是这么一点,她养不起也不想再要孩子了,然而女人的身体构造也在和她作对,她一直生了8个孩子,夭折了3个,贫贱夫妻百事哀。从此,她就开始数落家里那个“没用”的老公,数落他给她如此的生活。尤其当我奶奶有一次发现家里实在没有吃饭的钱,而去卖血之后,她对家里这个无法给她带来温饱生活,只能给她身体里添加新生命的男人产生了一种更为不屑的情感。她对我爷爷唠叨嘲讽的习惯,或许就是在那个时候诞生的吧,没有人知道,这个头发永远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的家庭妇女是如何用尽自己的全力来保护自己的孩子和丈夫不被生活吞吃的。只有人说,曾经看过她在冰冷刺骨的河边是如何清洗一大叠脏衣服赚取微薄的佣金的;也只有人说,她是教会自己年幼的孩子如何学会在菜市场关门的时候去捡拾地上散落的烂黄菜叶根茎,好带回家添加在饭菜之中的。总之,她在生活中拼命的企图抓住希望,并且将希望寄予在自己子女的身上,唯独对自己的丈夫日复一日的挖苦讽刺,以此发泄对自己生活的不满。

或许,她根本没有办法逃离这样的生活,在中国1920年出生的那许多女人之中,太多太多的人都被这种生活笼罩着自己的大半生。

有那些美丽的女人,她们前半生幸福过,接着便遇到了浩劫;也有那些勇敢的女人,她们前半生在部队的后面紧紧跟随,为共产党打下江山的时候做出了自己的努力,她们曾经过着不堪忍受的军旅生活,而她们的后半生通常都不会太差。

写到这里,我想到了另一个女人,她是我的姥姥。

在混乱的时期,我姥姥就毅然从军,做了一名随军护士,最后解放时,党将她和我姥爷许配成了一对。跟随着党和革命的她,无疑是幸运的,人的命运由一个又一个的选择推动下去,往往最初的一个决定带来的是一生的悲哀或者幸福。我姥姥也是女人,她勇敢的选择了一次,这一次改变了她的一生,她是象征着红色那种中国女性,如果她没有选择离开她的家庭,现在只会在某一个村庄里终老。

姥姥这样的女性,是为数不多的,1920年,中国四万万同胞里那些女性们,绝大部分选择的还是对命运的默认,就如我的奶奶一样。

又有谁会看的到未来,有谁会明白农村包围城市到了最后变成的结果是城市依旧繁荣,农民却越过越苦,死守土地的结果并不美好。又有谁会想到1980年之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离开了本土,走向海外,每一个人轨迹的第一步都是对他们未来惊天动地的改变。没有人会未卜先知,所以,没有人能够永远幸福或永远悲惨。

50年代的时候,我爷爷居家迁徙到城市,我奶奶带着对家乡的眷恋和未来的恐惧,继续无休无止的在语言上刺激我爷爷。可是事实证明,这是改变了她后半生最大的事情。

生活就像时钟里面的齿轮,一环扣一环,并且永远不会停顿。时代改变了一切。

拖家带口的奶奶,她最爱家里那个聪明能干的大儿子,我的父亲,有什么好吃的都一定要让他先尝到,关于教育,她认为花在大儿子和大女儿的身上是值得的。奶奶隐约的感觉到她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不是因为时代的变化,不是因为农村的出生,而是因为她没有知识文化。

60年代,家家户户都闻到危险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当人们发现家家户户连谁在家里哪天放了一个响屁的事情都被白纸黑字的搬上了砖瓦墙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席卷了全国。

现在老老实实当三轮工人的我奶奶的丈夫,被人翻查出来自己祖辈曾经有一点薄田几处房产的故事,老老实实的打上了一个富农的称号。我奶奶她最疼爱的大儿子被下放,这让我奶奶再一次感受到生命的悲哀。

她的大儿子并不是个懂为人处事的人,太自我,太自信,也太正直,不懂得变通,不明白事理。于是,他傻傻的认为只要自己劳动表现的好就可以回去,每日每夜的干着活,而他身边的人们却通过种种的关系形成了一股归城的暗流。唯独这一个她最疼爱的大儿子,还没有聪明到懂得走捷径回来。

当我奶奶终于在许多年后迎接自己大儿子回来的时候,她伤心的发现自己的儿子面黄肌瘦,并且身患甲肝。我父亲没有告诉我我奶奶哭了没有,我想她是哭了,也许这样,她的下眼皮才会有那么多浮肿的痕迹。

这种生活,除了哭,数落身边的男人,她再不会干别的事情。

让后面的40年飞速的过去吧,现在是2005年。

我奶奶的黑发已经全然变白,她的腿因为缺钙,在一次不幸摔倒之后已经无法恢复的瘸了,伴随着她这些变化的是:她的子女全部事业有成,在城里她有许多她可以随时去探访的家,她唯一不满的是:她的大儿子和那个大学生媳妇住在深圳。

她和我的妈妈是不一样的女性,她很保守,也很自私,或许说不算是自私,她只是非常主观的希望自己可以和自己的子女一起安享晚年,她希望可以时时刻刻见到这些她身体某一个部分演化出来的血肉之躯。尤其是她的大儿子,那是她的梦想实现的人,他的样子如此的俊俏和高大,那是她平生最为止骄傲的作品。

她这一生所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成长为一个女人之后,为一个男人生育一些子女,然后保护他们长大。尽管她现在是个说话不饶人的老太太,动不动会骂她自己的丈夫当年一点用都没有全靠她才撑起了家,尽管她有时还会耍点小心眼,从刺激那些她不喜欢的人身上取得胜利感,总的来说,她是幸福的,她晚年幸福,这就是一个中国人最完美的人生了。

中国人追求的是完美的晚年,哪怕他们拥有和经受了多么不可忍受的青壮年,晚年幸福那就是胜利。

命运在隔了30年之后,又给这个女人沉重的一击。

90年代,某一天,她的大儿子在睡梦中因为脑血管破裂而死去,死的很安然,没有痛苦。也许,这么多年她会活着,会快乐,会期盼,会播下种子等待果实,会安详的守望自己的子女,是因为她为止骄傲的长子在放光。街坊邻居提起这为男子通常都会默默的赞好,他聪明,他心地善良,除了有些不通人情世故之外,他的的确确是个无可挑剔的人才。更为重要的是,这个男子,他孝顺,他从来不曾忘记自己贫穷的童年,他是我奶奶的支柱。

在一个女人走完大半生的某一天,一个在她生命中比她丈夫更为让她赞赏,骄傲,珍惜的男人竟然匆匆的先行一步,走向一个不会回头的黑暗世界了,我再也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样的打击比命运这样玩弄一个女人更为惨烈。

她是一个出生于1920年的女人,她像我一样青春年少过,但她没有像我这样随心所欲的挑选过一个适合她的男人。

她是一个出生于1920年的女人,她像我母亲一样成为了女人,诞下了生命,却没有像我母亲那样享受过一个产妇应该有过的照顾,而是前半生不停的操劳。

她是一个出生于1920年的女人,她和我的姥姥出生于同一个年代,同样是农家的女子,可是她没有走上革命的道路,也没有受过文化的教育,她没有我姥姥幸运,晚年真正意义上的幸福,她有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她出生于1920年,在这个2005年的3月8日,我在想,假如在1920年的中国已经有了这种妇女的节日,已经有了对妇女的尊重。女人可以选择自己的爱情对象,可以选择相伴一生的男人,可以选择生育的取舍,那么我的奶奶,她这一生可能并不会吃这么多的苦。在那个对大多数女人还要求裹着三寸金莲的小足,让她们未婚时为了家里的父亲,结婚后为了自己的丈夫,儿子而生存的思想意识早一些可以改变的话,许多女人不会这样悲哀的渡过漫长的人生。那些日子是眼泪和血印记出来的,是咸的,眼泪和汗水的味道。女人是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活着的,女人更应该是为自己活着。

写这篇文章,送给我的奶奶,送给世界上千千万万的女性,真心期望天下女人的明天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