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8月14日 毛泽东南巡并作了重要讲话

| |

1971年8月14日 毛泽东离开北京。16日,毛泽东到达武汉。在武汉,毛泽东先后和湖北、河南等地的党政军负责人进行了5次谈话。毛泽东着重谈了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在庐山会议上的表现,说他们“是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的”。而林彪“当然要负一些责任”。庐山的斗争是“有人急于想当国家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权”。他说:’林彪同志那个讲话,没有同我商量,也没有给我看。”就庐山这场斗争来说,“虽然在北京开了工作会议,几个大将作了榫,但吞吞吐吐”,“林彪不开口,这些人是不会开口的”。因此,“庐山这件事还没有完,还没有解决”,“陈伯达后面还有人。”对于林彪一伙想要武装夺权的阴谋活动,毛泽东似乎也略有所感,因此说,“我就不相信我们军队造反,我就不相信你黄永胜能够指挥解放军造反!军下面还有师、团,还有司、政、后机关,你调动军队来搞坏事,听你的?”同时,不指名地点了林立果:“20几岁的人捧为‘超天才’,这有什么好处?”……
  9月10日下午,毛泽东在了解到一些异常情况后,突然决定立即离开上海后经北京火车站回到城内。毛泽东南巡期间,林彪集团十分焦急,想方设法了解毛泽东的动向和言行。毛泽东南巡沿途的谈话内容,引起了林彪集团的极大恐慌。
  毛主席在外地巡视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同志的谈话纪要(节录)
  (1971年8月中旬到9月12日)
  ……
  1970年庐山会议,他们搞突然袭击,搞地下活动,为什么不敢公开呢?可见心里有鬼。他们先搞隐瞒,后搞突然袭击,五个常委瞒着三个,也瞒着政治局的大多数同志,除了那几位大将以外。那些大将,包括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还有李雪峰、郑维山。他们一点气都不透,来了个突然袭击。他们发难,不是一天半,而是8月23、24到25日中午,共两天半。他们这样搞,总有个目的嘛。彭德怀搞军事俱乐部,还下一道战书,他们连彭德怀还不如,可见这些人风格之低。
  ……
  林彪同志那个讲话,没有同我商量,也没有给我看。他们有话,事先不拿出来,大概总认为有什么把握了,好像会成功了,可是一说不行,就又慌了手脚。起先那么大的勇气,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可是,过了几天之后,又赶快收回记录。既然有理,为什么收回呢?说明他们空虚恐慌。
  1959年庐山会议跟彭德怀的斗争,是两个司令部的斗争。跟刘少奇的斗争,也是两个司令部的斗争,这次庐山会议,又是两个司令部的斗争。
  ……
  我一向不赞成自己的老婆当自己工作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林彪那里,是叶群当办公室主任,他们四个向林彪请示问题都要经过她。做工作要靠自己动手,亲自看,亲自批。不要靠秘书,不要把秘书搞那么大权。我的秘书只搞收收发发,文件拿来自己选,自己看,要办的自己写,免得误事。  这次庐山会议,有些同志是受骗的,受蒙蔽的。问题不在你们,问题在北京。有些错误不要紧,我们党有这么个规矩,错了就检讨,允许改正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