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

400-990-3919

2022
01-04
祭拜文化
秦祭祀文化遗存的初步认识(上)

祭祀为古代社会一项不可或缺的群体性活动,除了具有宗教含义外更多的是政治表征,是宣示地位高下和统治合法性的重要形式,故《左传·成公》十三年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秦人祭祀是学界较早关注的学术课题,以往的研究多涉及秦的“畤”祭,其他方面则较少。我们曾据考古发现及文献资料,指出秦人有“重祀”的习俗。近年凤翔血池的发现,则引起了对秦汉祭祀文化更多关注。


一、秦祭祀文化遗存的发现概况


秦文化有关祭祀方面的遗存,主要见于陕西和甘肃东部地区。


(一)陕西地区


1. 雍城马家庄大型建筑群基址


凤翔雍城马家庄早年发现的一号大型夯土建筑群基址,占地面积达7000平方米,由南向北依次排列着大门、中庭、朝寝及亭台形成中轴线,左右两侧建对称的厢房,东、西、南、北四面被夯土墙环绕,构成一个整体封闭的建筑空间。


在主体建筑群的中庭,以及东西厢南侧的空地,个别在建筑内及东厢内部,清理出大量埋牲的祭祀坑。瘗埋牛、羊、人、车(车马)、牛羊、人羊,及空置的七类祭祀坑共181个。兴建自春秋中期,使用直至战国早期,其性质被认为是雍城的秦宗庙遗址。


2.雍城以南的秦陵墓区墓上建筑


凤翔南指挥一带的雍城秦公陵区,考古勘探发现的17个中字形大墓上都见到绳文瓦片。秦公一号大墓的墓室上方,有成排的柱洞及建筑倒塌后的板瓦堆积,M37的墓口之上更有排列有序的散水石,均被认为是建筑遗迹,当属墓祭活动的享堂类。


可知,秦公陵园的主墓上差不多原都有覆瓦的建筑,虽属于平地起建,但还不能算“不封不树”。


3.大辛村春秋祭祀坑


雍城大辛村遗址1980年发掘时,清理了两个春秋时期祭祀坑。1号坑形制呈圆形竖穴,残深0.2、口径3.6米。坑内出有零乱牛骨,鹿角等。2号坑呈圆袋状,残口径4.43、底径4.95、残深3.7米。坑内底面撒一层草木灰,其上是一层红烧土,红烧土上又撒一层草木灰,所埋的牺牲羊、狗、猪等骨骼有四层。


由于大辛庄祭祀坑正对雍城西墙南起第二门,路土向东延伸至城内的姚家岗宫殿区,故这些坑似针对城门的祭祀遗迹。


4.宝鸡太公庙秦公钟、镈祭祀坑


1978年春,宝鸡县(今陈仓区)太公庙村民取土时发现青铜编钟、编镈8件,器銘显示应为秦武公所铸。这批铜器出自窖穴,报告没有明确其性质。据后来甘肃礼县大堡子山乐器坑与秦公大墓的关系,知其应为祭祀坑。


5. 宝鸡陈仓区吴山祭祀遗址


陈仓区新街镇庙川村北山一带,早年平整土地时发现过祭祀用铜器、玉器,有青铜车軎、车辖、马衔,以及玉人等(图一)。


据此国家博物馆等单位做了勘探,发现了大量祭祀坑等遗迹,知其为一重要的祭祀遗址。类似的文物在凤翔血池遗址祭祀坑常见,故可知其是祭祀用器。


秦祭祀文化遗存的初步认识(上)

秦祭祀文化遗存的初步认识(上)

秦祭祀文化遗存的初步认识(上)

秦祭祀文化遗存的初步认识(上)

图一  吴山祭祀遗址出土玉器、铜器(照片为陈仓区博物馆董卫剑馆长惠赠)


(二)甘肃东部地区


1.礼县西山祭祀遗迹


2005年发掘的礼县西山遗址,以西周晚期到春秋早中期的遗存最丰富,为一处典型的早期秦文化遗址。发掘清理出灰坑、墓葬、夯土建筑基址、夯土台等遗迹900余处及大量遗物。


重要发现之一是发掘区东北部的近圆形夯土遗迹,直径约18米,存留的厚度约为1.2米,夯土台面及附近有多个埋马、牛、羊等家畜的祭祀坑。圆形夯土台基与众多掩埋家畜骨骸的祭祀坑分布在有限空间,宗教场地的氛围浓郁,研究认为可能为襄公祭白帝所建西畤。


2.礼县大堡子山乐器坑等


2006年,在礼县大堡子山2号秦公大墓西南20余米处,发掘出1个乐器坑和4个人祭坑。乐器坑东西长8.8,南北宽2.1,深1.1~1.6米。近南壁一字排列编镈3件和编钟8件等,北侧一排10件石磬,并发现有木质钟架、磬架及髹漆痕迹。人祭坑略呈圆形、椭圆形和不规则形,均较浅,分别埋1或2具人骨。


因乐器坑与人祭坑存在打破关系,可见并非同一次祭祀。发掘报告初步认定这些坑均属于祭祀遗迹,应是对主墓M2的祭祀遗存。


二、相关祭祀遗存的性质分类


上述祭祀遗存,除已经确定性质的,其他祭祀遗存结合相关文献记载,大体可归为五类。


第一类    上帝(祭天)祭祀,较典型的为畤祭遗存


礼县西山的大型夯土圆台及相关祭祀坑等,时代约为两周之际,是上述遗存中年代最早者。《史记·秦本纪》载公元前770年,秦襄公护送周平王有功获封诸侯,“乃用骝驹、黄牛、羝羊各三,祠上帝西畤”。


《索隐》曰:西(畤),县名,为汉代陇西西县,即今甘肃礼县一带。圆形夯土遗迹的年代被确认为两周之际,与襄公活动的时间范围相当。祭祀坑K408出牛、马、羊骨,与文献襄公祭西畤用“骝驹、黄牛、羝羊”相同。


《史记•封禅书》记载:“畤驹四匹。”又与祭祀坑K404内鉴定的四匹未成年马相一致。据这些重要证据,认为其是襄公祠上帝的“西畤”应比较可信


第二类   祖先祭祀类遗存,从考古资料来看还有庙祭和墓祭之别


雍城马家庄一号建筑群布局类似于周原凤雏、云塘西周宗庙建筑,形制、功能与史籍所载的诸侯宗庙相近,被认为是秦的宗庙建筑[18],说明秦人有庙祭祖先的传统。


据这些祭祀坑的关系,可分建筑落成、宗庙使用时期和废弃三个阶段的祭祀,其中宗庙使用时期的祭祀持续时间较长,宗庙的废弃也是有计划的拆迁,而非简单的烧毁或毁弃。延续时间证明该宗庙不仅祭近祖,也对远祖进行祭祀。


大堡子山乐器坑等祭祀对象是大墓M2,说明秦人在春秋早期就已出现了墓祭。据大堡子山墓葬与祭祀坑的分布规律,后对出秦公钟、镈的宝鸡县太公庙村进行了勘探,在铜器点的东北方向发现了中字形大墓及车马坑,及相关的壕(兆)沟,中、小型墓等(图三)。


故秦公钟窖穴实为新发现大墓的祭祀坑,大墓则为钟、镈的主人秦武公墓无疑。因此,汉代人传闻的“古不墓祭”,显然不适用于秦。


秦祭祀文化遗存的初步认识(上)

图三  陈仓太公庙新勘探的大墓等平面遗迹分布


第三类   山川祭祀遗存


吴山遗址在吴山脚下。《史记·封禅书》记:秦灵公“三年作吴阳上畤,祭黄帝;作下畤,祭炎帝。”被认为可能与此有关。但出土的青铜车辖、軎形制,分别类似于凤翔孙家南头CMK3∶5辖,礼县圆顶子山98LDK1、陇县边家庄79M1等軎,所饰三角状双首螭龙纹见于边家庄79M1甗、圆顶子山98LDM1∶10方盒等。


这些墓葬年代多为春秋中期或略早,说明祭祀活动的年代与之相当,不会晚到战国早期的秦灵公三年(前422年),故可能为春秋早中期秦公祭吴山的遗物


传出于华山北麓的《赢骃祷病玉版》,被认为是秦惠文君之祭祀礼器。铭文记秦曾孙(赢骃)“遭病”,故以圭、璧、牛、羊、车马等祭品祭告于华大山,祈求病体康复。虽是祈病之祀,但祭享的对象为华大山,这可能是秦祭华山之始。


著名石刻《诅楚文》传出北宋嘉祐、治平年间。为秦惠文君祭祀巫咸、湫渊、亚驼等水神,向三神奉献“圭玉、牺牲”等祭祀,祈求对楚作战的胜利战争胜利。“湫渊”和“亚陀”为今甘肃、宁夏的泾河上游两条河流。这与《左传》载秦康公六年用玉璧祭祀黄河于河曲,以求对晋作战获胜颇为相似。


秦祭祀山川的记录,也见于《秦本纪》秦始皇二十八年,“上泰山,立石,封,祠祀”;《华阳国志•蜀志》:“李冰为蜀守,……遂从水上立祀三所,祭用三牲,珪璧沈濆” 等。


第四类   社稷祭祀,目前尚缺少考古发掘资料,但出土文献中有一些线索。


考古发现的里耶秦简、周家台秦木牍等,多有“祠先农”的记载,就是祭祀“稷神”。如秦始皇三十二年洞庭郡迁陵县仓库管理员和助手“狗”,以及监督者“尚”从库房中调出物资祭祀先农,又于当天完成祭品分祚、售卖的情况等。《秦本纪》所记秦始皇“禅梁父”,则属于祭地。


第五类  其他类型的祭祀遗迹


大辛村祭祀坑对着城门,牺牲主要为羊和狗。2号坑的第一层为羊6(以头骨计算,下同)、狗5、猪2;第二层羊5、狗3、猪1、第三层羊4、狗3、猪4。第四层羊2。似乎与德公伏祠有关,《史记·秦本纪》说德公“二年,初伏,以狗御蛊。”


文章转载自网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感谢每一位辛勤著写的作者,感谢每一位的分享。

祭拜网V1.0( 说明:本平台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广告投放,致力于打造清静、严肃的祭拜圣地 )
Copyright © 2006-2021 jib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不良信息举报有奖,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非法信息发布者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
祭拜网客户服务热线:400-990-3919   浙ICP备18024415号-1 联网备案号: 33010802010814
投诉建议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宁波族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快速创建纪念馆
为逝去的挚爱亲人创建一方永恒净土
免费创建
快速创建纪念馆
获取验证码
{{this.count}}s后重新发送
免费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