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

400-990-3919

2022
01-05
祭拜文化
秦祭祀文化遗存的初步认识(下)

三、秦祭祀文化的发展

 

《史记封禅书》云:自未作鄜畤也,而雍旁故有吴阳武畤,雍东有好畤,皆废无祠。可见早在秦人未进入关中时,雍地已存在祭祀设施——畤。因此,置畤祭祀并非秦人创造,可能为周之旧俗


王室东渡废弃不祀,秦受封诸侯之初即作西畤于西垂是继承周的传统,也是秦以诸侯身份举行祭祀的开始,宣示其代替周室行使主权,并开始形成祭祀体系。司马迁《史记·六国年表》说:秦襄公始封为诸侯,作西畤用事上帝,僭端见矣

 

秦文公十年,在鄜衍口立鄜畤,祭白帝。《括地志》认为冯翊之鄜县(今富县),但文公时秦地不过岐(今岐山一带),不可能作畤于富县境内,故而秦当时的活动中心在宝鸡一带。鄜畤是为新都而建立的替代西垂故地祭天的祭祀中心,所祭对象为白帝。

 

居雍后,秦宣公四年(前672年)作密畤祭青帝。其地可能在陈仓区下站村一带,调查发现较多祭祀坑,其内多埋有动物遗骨(图四),遗址在渭河以南台塬上,直对雍城地望相符。


秦灵公三年(前422年)作吴阳上畤,祭黄帝;作下畤,祭炎帝。《史记·封禅书》曰:唯雍四畤上帝为尊。历经了200余年,以上帝为核心的秦人祭天体系——雍四畤祭祀,在雍城周边最终完成。

 

秦祭祀文化遗存的初步认识(下)

秦祭祀文化遗存的初步认识(下)

图四  陈仓下站遗址调查所见的祭祀坑


《秦本纪》献公十八年,作畦畤栎阳,而祀白帝。这是秦人设立的最后一处祀天之畤。襄公立国建西畤,文公于千渭之会建鄜畤,献公二年城栎阳建畦畤,所祭皆白帝,因此,秦人有白帝之祀有随都迁徙的现象。

 

以四畤为核心的上帝祭祀体系完善,标志了以嬴秦族为中心的的政治宗教体制的建立,也奠定了秦国进一步发展的社会和政治基础。到秦始皇统一后登泰山封禅,则是将上帝祭祀上升为祭天大典。

祖先祭祀以墓祭为早,最先见于大堡子秦公陵园,除了礼器祭祀坑外,还发现人祭坑。随着政治中心进入关中,墓祭现象便在平阳故城的太公庙、雍城秦公陵园陆续见到,既有祭祀坑的形式,还出现了享堂类的墓上建筑。

雍城秦公一号大墓填土上部的椭圆或长方形的人骨坑,秦咸阳陵区、神禾塬陵区内所见的夯土建筑遗迹,当是陵墓的祭祀坑或享堂类建筑。从雍城到咸阳,将与享祭有关的建筑移置于墓旁,成为一种新规制

宗庙祭祀的资料目前仅见于雍城,但《秦始皇本纪》云:先王庙或在西、雍,或在咸阳。可知咸阳建必有宗庙。岳麓书院秦简《秦律令(壹)》记载,秦曾在三十六郡的属县普立泰上皇庙,以祭祀秦始皇之父,是因应统一的政治需要,对宗庙祭祀所进行的强力推广和普及。

 

秦人的山川祭祀相对较晚,极有可能是进入关中后才实施。《封禅书》所记雍旁故有吴阳武畤。此武畤是否与吴山祭祀相关不得而知,但秦自襄公居汧城、文公东猎千渭之会,以及居雍之时,吴岳实际是他们举目可视的较为高大的山峰,故在居雍或稍早就开始对吴山致祭,并非不可能。


吴山遗址出土车马器年代约为春秋中期,可佐证吴山之祭年代较早

 

随着秦向东发展,华山之神又成为秦人祭祀的对象,向西也出现了投壁于河,奉吉玉、瑄壁巫咸、大沈厥湫、亚沱、以及蜀地水系等神灵的告祭活动,逐渐形成了较为复杂的山川祭祀体系。《史记封禅书》:及秦并天下,令祠官所常奉天地名山大川鬼神可得而序也, 可见,秦的山川祭祀作为一种传统被延续下来。

 

社稷祭祀是对土地、农神的祭拜礼仪,祈求五谷丰登以济民温饱,实为非常古老的祭祀传统。


夏代已有夏社,商周时期文献涉及社或社稷更多,见于《尚书》、《周礼》等。但这一方面的记录秦相对较少,也乏考古发现。襄公受封作畤未涉及社稷,直到秦始皇才看到与相关祭地的禅梁父,《里耶秦简》有较多祠先农记录等,反映农神祭祀在秦代有普及性。


但《史记高帝本纪》说汉高祖二月,令除秦社稷,更立汉社稷,知秦也有社稷之设,唯少祭祀记录而已。

 

与伏、腊祭祀有关的,可能是对着雍城城门的大辛村犬、羊等祭祀坑。

 

上述表明,秦人最初的祭祀对象主要是上帝和祖先,有作畤和墓祭的形式。进入关中仍继续以前的祭祀,略晚又有了山川祭祀,符合《礼记·王制》:诸侯祭名山大川之在其地者。居雍之后,又有伏腊等其他祭祀活动陆续出现,以雍城为中心的秦祭祀文化体系已经完备。迁都栎阳、咸阳后,雍城祭祀圣都的地位一直未变。


秦统一六国后,对其祭祀文化进行过强力推广,郡县设立太上皇祠庙便是证明,也对东方的祭祀礼仪有借鉴吸收,登泰山行封禅大典,就是宣示秦政权对东方的控制,及对六国故地山川祭祀权的拥有。

 

四、秦祭祀文化的影响

 

出土秦简牍有许多民间及基层官吏祭祀活动的记录,睡虎地秦简《日书》为秦人占卜吉凶的参考书,就记录了部分适宜祭祀的日期。北大秦木牍《泰原有死者》和放马滩秦简《丹》则记载了秦下层人民墓祭时需要遵守的规则

 

下层民众祀神活动涉及的范围比较小,主要限于与祖先相关的墓祭等内容,但基层政府官吏的祭祀对象就有明显的不同。如属于公职人员身份的吏员,便要承担祭祀太上皇、祠先农等责任,这些显然不是下层自发的祭祀行为,而是国家行为和政权控制力的有效延伸。

 

秦王朝的严酷统治虽然快速终结,但所形成的国家管理体制,几乎被取而代之的西汉王朝照单全收。以雍地为中心的秦帝国祭祀系统,对西汉王朝的国家祭祀制度形成,更产生了最直接的影响。

 

《汉书高帝本纪》记载公元前205年,楚汉战争的序幕才刚刚拉开,汉高祖刘邦就出台三大政治举措:二月,除秦社稷,立汉社稷;三月,亲为义帝发丧,兵皆缟素;六月,令祠官祀天地四方上帝山川,以时祀之。三者的具体内容虽有别,但实际均与祭祀相关。


这些举措明确宣示了刘汉政权全面继承秦、楚两方之正统地位,从而使楚霸王项羽处于道义上的尴尬境地,是获得了政治主动权的重大谋略。

 

《封禅书》载:高祖乃立黑帝祠,名曰北畤。开始行使祭天礼仪,自此,西汉正式形成五方五色帝的西汉国家祭祀格局,并悉召故秦祝官,复置太祝、太宰,如其故仪礼。下诏曰:吾甚重祠而敬祭。今上帝之祭及山川诸神当祠者,各以其时礼祠之如故。’”也就是除了增加北畤、更立社稷外,对秦祭祀体系进行了全面继承

 

西汉政权稳固后,长安成为国家政治、文化、经济中心,但祭祀中心仍置雍地。几乎西汉一代,祀五畤为核心的祭天礼神活动——郊雍,为不可替代的国家祭祀活动。

 

五、小结

 

秦祭祀始于襄公,到秦灵公设立上下畤,通过近200年的建设,秦人以雍城为核心的祭祀文化体系基本完备包括以雍四畤为中心的上帝、先祖、山川、社稷,以及伏、腊等其他祭祀五大类,并不断地发展完善,涉及神祇众多,祭类详备


有关祭祀不仅见于文献,且多为考古遗存所证实。秦武公鐘等铜器铭文祷词:余小子,余夙夕虔敬朕祀,说明秦人认真践行重祀传统。

 

随着秦国发展都城东徙栎阳、咸阳,雍地的祭祀中心地位一直未动摇。秦始皇统一六国,雍地祭祀上升为国家祭祀,相关礼仪经整合、增益而推行于全国。

 

汉高祖所说吾甚重祠而敬祭,实属秦武公虔敬朕祀的汉代诠释。故汉得天下,既继承秦之政治制度,也沿袭秦的祭祀礼仪并略有增益,遂形成以郊雍为特色的西汉国家祭祀礼仪景观,又发展延续了200余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感谢每一位辛勤著写的作者,感谢每一位的分享。

祭拜网V1.0( 说明:本平台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广告投放,致力于打造清静、严肃的祭拜圣地 )
Copyright © 2006-2021 jib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不良信息举报有奖,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非法信息发布者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
祭拜网客户服务热线:400-990-3919   浙ICP备18024415号-1 联网备案号: 33010802010814
投诉建议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宁波族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快速创建纪念馆
为逝去的挚爱亲人创建一方永恒净土
免费创建
快速创建纪念馆
获取验证码
{{this.count}}s后重新发送
免费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