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何如璋
馆号:156525

网址:jibai.com/156525

馆长:蓝钦昌 等级:普通馆

19

4935

493519

升级为豪华馆
祭拜
创建纪念馆
追思文章·超越时空的情感
返回文章列表
先府君子峨公行述

作者:蓝庆东

浏览:216

发布日期:1年前

*清·进士何士果撰 何维柱点校

府君讳如璋字子峨,先王父淑斋公第三子也。幼聪颖,诵读异于常儿。吾家世习农业,读书发名自府君始。年十三先王父令从牧儿牧牛,府君嗜学,辄携书自读,旋受业于五姑夫陈芙初明经,明经邑名宿。得贤师学锐进,未冠入邑庠,补廪膳生,领咸丰辛酉乡荐 ,时年二十有四也。先王父有丈夫子八人,岁抱孙,婚嫁稠繁,黄口嗷嗷,府君悉以所入佐饔飧。乙丑襄汀州朱太守以鑑戎幕,叙克城功,督师左文襄奏保五品衔知县。府君不乐小就,同治戊辰成进士,改庶吉士,辛未散馆,授职编修。当是时东南之乱初平,清廷方自诩中兴,有太平象,不知英法俄德诸强虎视眈眈。通商互市之局,轰起于域中,外忧正未艾也。府君四上公车,航海沪津间,与中外士商交,间从英美之牧师侦外情。西学甫东渐,译述之籍缺如。府君博考泰西政术,用力劳而效寡,深以未通其语文为憾。府君已入词馆,尤留心于当世之务。时京都士大夫,上焉者标汉学宋学之帜,相期于不朽。次亦以桐城阳湖之文章相切磨,或以牌版金石古书画之鉴赏相矜夸。与谈外事,如隔十重云雾。耳洋务二字,则惊骇却走,若恐其浼己者。府君尝谒李文忠,一见相知,退语同官,谓不意翰林馆中,亦有通晓洋务者。京中清流,方目文忠为汉奸,斯言殆有激而发也。乙亥,清德宗御极,求出使异国才,文忠即荐府君,枢臣沈文定师相亦疏荐(文定名桂芬,字经笙,宛平人,府君辛酉乡试座师)。丙子府君以编修晋侍讲,加二品顶戴,充日本使臣。词臣奉使,以府君为先进。我国与日本同处一洲,二千年未通好遣使驻扎,以府君为第一人。

丁丑府君乘海安兵轮东渡(江督派遣以护送府君者,为中国海军第一次之出巡),先莅长崎,次神户大阪,最后至横滨。横滨者隶神奈川县,距东京不百里,为日本中外商贾荟萃之一大商埠也。使车所莅 ,地方官吏优礼较泰西各公使有加,而神奈川县知事待遇尤周,闻奉其政府所指令者。吾国商民侨寓外邦久,渴望祖国使来如岁,至则扶老幼奔趋,手小龙旗,竞燃鞭炮欢迎,声涌起如潮。而彼都人士,空巷纵观,以一瞻颜色为幸。同文种族,特表亲善意,千载一时之际会,非偶然也。府君沿途成使东述略一卷,又有杂詠百首。问俗采风,兼及其国之英烈遗行名胜古跡。每首缀以子註,言核而详。甫脱稿,东人即传刊。府君虑生国际疑问,以重金购其板燬之,而东邦学子已户诵而家弦矣。府君既莅东,即议设领事,并收回商民诉讼自行裁判。日政府以华商居留地生聚最繁,甲他邦,隐若树敌,不肯以裁判权还我。府君据约与争,卒设三口领事官。横滨粤商多,民气甚嚣而强,狱讼尤滋。任范大守锡朋为横滨总领事官,听断明敏,当其材。吾国法权之受侮,莫甚于领事裁判权。而在国外,又不能以受于人者施之于人。惟在日本,以府君之争,而仅有此权,不幸以甲午之败,仍将此权失去也。府君在神户舟次,有琉球耳目官向笃忠来见。述日本阻贡事,称已赴闽哀吁。闽史闻于朝,奉命交驻日使臣相机妥办。府君以琉球世藩,坐视失字小义,损国灭。日本志在灭球,借阻贡发端,举附庸之土地与其人民以资邻,且长寇氛。因援公法据条规以争之(中东条规第一条有两国所属邦土不可侵越),继请撤使罢市以持之。延臣疆吏(闽疆吏)虑开衅,府君反复陈说利害,谓日人蓄志求逞,不如乘其国力未充,先发制之,以绝后患。执政者庸怯不省悟,日政府亦闻知使臣一人作梗,故延宕。终屈于府君之抗议,议割琉球之南部宫古八重诸岛隶中国。琉球南部诸岛,为太平洋往来要冲。府君请以南岛还球,立后存其祀,球王畏日人之逼不敢受。府君再请以南部诸岛声明内属,言该岛逼近台澎,万一为他人所窃据,恐贻卧榻鼾睡之忧。但引为自管,或有鞭长莫及之虑。可一面访求球王之亲属,畀以治权,待以云贵土司之例,既无贪其土地之名,球王可分衍其支派,而吾亦不必设官。政府迄迁延不决,逮府君爪代,而琉球一藩,遂夷为冲绳县矣。(日本灭琉球改为冲绳县,球案交涉亘四年之久,有专档凡四册。今择府君与总署论球事书一通,节録于此。……夫阻贡大事也。阻贡而涉日本,邻封密迩,稍有不慎,边衅易开。是事大且有关于安危利害也,某虽至愚,曷敢以轻心尝试。论国事者,百闻不如一见。某来东数月,旁观目击,渐悉情伪。前寄呈使东述略,已大概言之。窃以阻贡一案,虽未必尽有把握,东人之不敢遽为边患,可揣而知也。其不敢遽开边衅者,约有四端【中略】。或又以前明倭寇,及近年台湾之役为疑,不知倭寇举属乱民,当时乘土船随风纵掠,以致沿海骚动,若以兵舰搏之立见齑粉。此今昔情形不同也,就令败约寻仇,空国来争,试思彼兵舶几何?海军几何?能令我沿海防不胜防乎?若台之役,则西乡隆盛实主之,非执政本谋。长崎临发,追之不及。因将错就错,使大久保来中议结。大久保归,国人交庆。西乡后复议攻朝鲜,执政痛抑之,遂去官称乱,自灭其身。即此一端,可知东人之不敢轻易生衅。若以为日人无理如瘛狗焉,时思吞噬,果尔则中东之好终不可恃。阻贡不已,必灭琉球。琉球已灭,次及朝鲜,否则以我所难,行日事要求,听之乎,何以为国?拒之乎,是让一琉球,边衅究不能免。先发制人,后

府君既至戍所,与学士比屋居。学士喜读管子,府君亦酷嗜之。谓管子书多依讬,真伪相杂,讹谬相仍。旧附房注,或以为尹氏疏解浅妄,疑坊间所伪讬。刘绩补注殊少发明,朱长春管子榷了无精义,王氏读书杂志所校正者稍有依据,然不过十得一二,欲辨晰之而未有暇也。府君乃详加研究,伪者别之,讹者正之,旧注乖谬者疏通而证明之。积六阅月成管子析疑三十六卷。学士本欲注管子,见府君稿叹服搁笔。府君以用脑力过度,边地又苦寒,遂得脚气病,戊子秋赐环返里门。

粤督张公之洞延主韩山讲席,*继任粤督李翰章遇有要每驰牍相询,府君知无不言,李公亦言无不从。而潮嘉当道对于地方应兴应革诸大端,辄视府君之言论,以为从违。普宁方照轩军门(方公名耀,字照轩,广东普宁人,时任虎门提督),奉命清理潮属积案。承审官吏喜事,多株连,得府君一言,无辜立予省释。韩江流域之人士,迄今犹讴歌府君不衰。校士除文艺外,以道德经济相勗勉。士亦心倾相附,列门墙者多腾达。海阳谢孝廉锡勳,潮阳陈孝廉宗庐,饶平李孝廉香谿,其最著者也。辛卯八月,府君以旧病骤发,脚气上冲,医治无效,终于韩山院舍,年五十四。寿昌兄弟等,扶榇归葬于莒村之伯公岗。

府君在日本时,与东京王子造纸局长得能良介,相契最深。得能有甥名楢原子德,少孤,不为继母所容,育于舅家。得能以相托,府君携至使署,并挈之同返,教诲而饮食之。越十有五年,楢原任北京日本公使馆参赞官,闻府君卒,不惮跋涉一万余里之程途,访府君故里,拜吾母于堂,旋诣莒村伯公岗。伏诣墓门,涕泪横流。竖二石狮于墓莹之前,以志纪念。府君固笃于交,而楢原君亦可谓受德不忘者矣。大伯父觐扬公早逝,府君视二侄如子。二伯父子彬公服贾苏州,营业亏染神经病,府君自京驰苏弥缝,送之家。四叔父子昆公辛未春官报罢,府君为捐主事,分兵部。兄弟同寝处,教学攻错,怡怡如也。壬申病殁,府君哭之痛,经纪其身后甚周。从堂叔子达公经商屡失败,府君数给与赀不稍吝,其友爱如此。凡此虽府君一节之长,已足以振式末俗而有余。寿朋少侍府君使节于扶桑,府君长韩山,又追随在侧,捻知言行綦详。

光绪甲辰寿朋应杨公使之调(杨公名枢,字星垣,广东驻防汉军),充日本使署商务委员,与一二东京汉学老师晤谈,尚时时称说府君,谓继任使臣,未有如府君者。儿子颖封肄业于名古屋第八高等学校,见一日友家挂有府君所书之屏条,以先人手泽,拟以数十金购归而不愿,即此可知当时府君之名满瀛洲矣。呜呼以府君之才,骎骎将大用,不谓享年不永,一蹶不复起。琉球之争,朝鲜之策,其逆料将来有如烛照数计,乃所言又不行于时。马江之战,毙法元戎,不惟无功,反以得过。府君一身之荣辱显晦所关几何,而不禁为吾国之不幸,长大息而流涕也。

注:*疑有脱句,补入“继任粤督李翰章”。*原为“七年十一月二男寿朋谨述”。七年即民国七年,寿朋即士果。

何如璋纪念馆二维码

扫码手机祭拜

祭拜网V1.0( 说明:本平台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广告投放,致力于打造清静、严肃的祭拜圣地 )
Copyright © 2006-2022 jib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不良信息举报有奖,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非法信息发布者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
祭拜网客户服务热线:400-990-3919   浙ICP备18024415号-1 联网备案号: 33010802010814
投诉建议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宁波族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text}}
{{text}}
{{text}}
快速创建纪念馆
为逝去的挚爱亲人创建一方永恒净土
免费创建
高级创建
何如璋纪念馆
何如璋纪念馆创建成功
绑定手机成为馆长,便于下次查看登录
获取验证码
{{this.count}}s后重新发送
立即绑定
快速创建纪念馆
为逝去的挚爱亲人创建一方永恒净土
{{changetext}}
免费创建
高级创建
快速创建纪念馆
{{changetext}}
获取验证码
{{this.count}}s后重新发送
免费创建